阿御一抬头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谢辞,摸了摸空荡荡的小肚子,再看了眼刚开始做梨花糯的元长欢。

突然眨着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,一脸渴求的看着谢辞,“大哥哥,我能让听卓叔叔给我去大厨房拿桂花糕垫垫肚子吗,我好饿哦。”

谢辞眉眼温润,如沐春风,不疾不徐道,“那你听话吗?”

“听话听话,阿御是最听话的!”面对吃的,阿御向来没有节操,谢辞这么一问,就差举手发誓保证了。

摸了摸阿御光溜溜的脑袋,谢辞笑的雅致和煦,“乖,听话,饿着吧。”

“……”阿御眼睛越睁越大,不可置信的看着谢辞。

“噗嗤……”

一旁程围观他们对话的元长欢没忍住,笑出声。

不管石化的阿御,谢辞站在元长欢身后。

高大挺拔的身影,格外有压迫力。

元长欢余光看到生无可恋的阿御,拐了一下谢辞的手臂,“你做什么欺负他?”

“因为你对他比对我的夫君还要好。”

清纯校花小清新校服写真唯美动人

突然听到谢辞这饱含醋意的话,元长欢心中一动。

猛地回眸看向谢辞。

入目却是谢辞幽深凤眸。

谁都看不透。

突然的心跳慢慢冷静,手指勾了勾散落鬓间的碎发,浑不在意的开口,“他才四岁呢,你也四岁吗?”

谢辞将她所有的神色变化收入眼底,沉吟半响,方悠然回道,“为夫不到四岁。”

“……”

怼的元长欢哑口无言。

阿御蹬蹬蹬跑过来,拉着元长欢的衣袖。

精致的小脸绷的紧紧地,一本正色,“小姐姐,难怪我师兄说,这个世间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我终于见过比师兄更黑心的人了,你离他远点。”

说着,小小的身子挤到元长欢与谢辞中间,抬头一副凌然大义的盯着谢辞,“我会保护姐姐的,你想欺负姐姐,先过我这关!”

被阿御逗笑。

这个小娃儿怎么越来越可爱了。

就连元长欢这个对小孩没什么热情的,都喜欢上他了。

谢辞眯着凤眸,龙章凤姿的声音站在狭小的厨房,却毫不逼仄,依旧清风月朗,似笑非笑道,“你确定不怕得罪我?”

“那当然,不怕!”

阿御展开双臂,挺胸抬头,不甘示弱。

“很好,既然你这么正气凌然,想必一定不会吃我的东西,那么等会就看着吧。”

“凭什么,这是姐姐做的!又不是你做的!”

轻松一笑,谢辞语调幽幽,“不巧,你姐姐都是我的。”

阿御犹豫半响,最后忍疼放下手。

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。

师兄说的对,出门在外,要识时务。

随后一脸正气的看向元长欢,“姐姐,等我吃饱了再保护你。”

元长欢红唇微抽,使劲捏了捏他肉呼呼的脸蛋,“指望你保护,我都不知道被出卖多少次了,就知道吃吃吃。”

阿御嘿嘿一笑,馋嘴问道,“可以吃了吗,可以了吗?”

“不给你吃!”元长欢端着刚出炉的梨花糯,自顾自的往外走,路过谢辞的时候,眼都不眨的踩着他的脚走过去。

求票票榜进前三十呀,看在阿御这么可爱卖萌的份上,泥萌真的不投个票吗?